非公党建网-党群动态

健康夜话 | 一块烙饼的故事

原创 翟医蕊 健康中国

加班,是每个医生的家常便饭。
每一位医生加班时都会祈祷周遭宁静,内心平静。但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祈祷在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毕竟我们面对的,是病情随时有可能变化的患者。
“咚咚咚”“咚咚咚”,阵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我已经提到嗓子眼儿的“请进”二字都来不及说出口。
研究生二年级的可可,下意识地迅速起身,拿起听诊器,准备开门。他刚碰到门把手,门就被推开了,门外站着一位20岁左右、黑而瘦的小姑娘。
可可问她是几床家属,小姑娘大声回答“我不是这儿的家属”,边说边要往里冲。连可可那每日健身的身板儿,似乎也挡不住她锲而不舍的执著。
猝不及防地,她利用身材优势,倏地一下钻了进来,一双眼睛在我们的胸牌上打量。
坦白说,这种突然的造访,再加上这样肆无忌惮的打量,已经让我有些不高兴了。
小姑娘明亮的眼神定格在我的胸牌上。刚刚还严肃无比的小脸,突然亮出一个笑容。这个笑容,和她之前的动作一样突兀。
她用食指指着我,兴奋地说:“就找你!”
不等我问她找我干什么,她又以风一般的速度返回门口,再次从可可与门缝的间隙里穿过去,蹲下身从门口的绿色旅行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保温桶。
她搓了搓手,去拧保温桶。试了几次,都没有拧开。最后,她深吸一口气,用自己的衣角裹着盖子,硬是把它拧开了。
捧起保温桶,她再次麻利地蹦跳到我跟前,跟我说:“大夫,你吃!”
我看到保温桶里,是用老式的油光纸包裹着的点心。
“请我们吃东西,总得有个说法啊?”
“大夫,我是某某某的孙女。我姥姥,她得的是膀胱癌。”
我对自己病人的名字,多少是有些印象的。但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名字,显得有些陌生,而膀胱癌更是我很少专注的领域。我搜索我大脑所有的内存,结果仍是空白。
“大夫,你吃!这热烙饼,我姥姥做的,凉了,就没那么好吃了!”她从保温桶里拿出一个,塞到我手里。烙饼的保温工作,显然做得很好,温热中还有些烫手。
“姥姥现在怎么样了?”
小姑娘的眼神一下子暗淡了。她的姥姥已经第4次复发了,家里人正商量着不再治了。
从小姑娘后来的叙述中,我了解到她姥姥前年到我们医院看病,但不认路,也不敢问。
“就在你们门诊,那个电梯门口,碰到你。姥姥说你主动问她是不是找不着地方,还给她画了一张图,写了哪里挂号,哪里做啥检查。有个检查的部门,还是你带着她走到门口的呢……她看过你胸牌,姥姥说你的名字很有意思,就记住了。”
在她的催促下,我剥开透明的油光纸。咬一口,核桃仁、杏仁、黑芝麻、瓜子、花生都碾得细碎,夹着红彤彤的山楂丝,热腾腾的香气扑鼻而来。
这时,小姑娘兜里的手机响了。挂了电话,她表示要赶紧走了。她搭的是村里送货的车,再等就要收停车费了。
她收拾好保温桶,还没来得及拧盖子,便拎着旅行袋,跑了,像一阵红色的风。我追出走廊,大声说:“谢谢你和姥姥。”
只听见越来越远的声音,还在喊:“趁热吃,好吃!”
打小挑食的我,吃了一整块烙饼。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烙饼。
在医院每天的车水马龙里,我遇到过很多问路或者迷路的人。
我的一位老师告诉我:“我们多说两句,多指一下,他们就可以少跑几趟路,节省点时间。毕竟来这里的病人,许多都在和时间赛跑。”
世事喧嚣,在宇宙规律、自然选择、天灾和疾病面前,我们都是无比渺小而无力的小人物,都渴望被温暖、被照亮。
也许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一点行动,就能简单而有效地传递出正能量。
文: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放疗科 翟医蕊
策划:王丹 余运西
主播:栾兆琳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