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公党建网-党群动态

大康六月诗选二十首 | 吴大康:你有这样的心境吗


《梦见佛陀》

佛陀披着一袭长袍
好似刍狗
腰间还显眼地
别着一把匕首
我向他请教
静安的秘诀
他嘿嘿一笑:
凡喜欢杀戮者
都能立地成佛
《有着胖肚肚的官儿》
胖肚儿在楼道中
特别显眼
原因是
他还有一副
破嗓子
近似发情的鸭子
如果楼道有水
估计他会张开翅膀
游泳,还会振臂高呼:
大家一起来啊
《扔出窗外》
关于上帝
你知道什么
你已知的
都是他们告诉你的
在奥斯维辛
上帝缺席了
浓黑的烟雾
遮蔽了天空
也许为了迎接他
给他引路
我把自己
扔出了窗外
《两只玻璃杯》
两只玻璃杯
撞到一起
碎了
它们都没得到
想要的水
《红颜和花朵》
红颜并非祸水
和花朵有点类似
花朵有自己的花期
红颜多半薄命
《口臭》
她的口中
有大蒜的味道
我认为是
口臭一种
她喜欢将嘴凑着
你的耳根说话
这样给人亲昵的感觉
你喜欢被这样捧着
哪怕有口臭
《打棍子的树》
树用棍子打云
然后打风,打鸟
树什么也未打到
只好打人——无论是古代人
还是现代人
很多都是
被这样的棍子
打死的
《加征过路费》
昨天有一头猪
横在大路上
加征过路费——
这是猪路
所有通行者
都是猪
你除外
所以要额外加征
直到你也变成猪
《最高奖赏》
苦尽甘来
你得到了
数不清的掌声
就像猪到了岁末
会得到一把刀子
这是给劳动者的
最高奖赏
《校园即景》
路过一对情侣
不经意看了一眼
男孩坐在水泥台阶上
深深低着头
女孩将手搭在他的肩上
轻声说:放心吧
我会对你负责的

《宣纸》
宣纸无言而宣
渲染了
我把它铺在案头
它翘了起来
《葵花》
去看葵花
葵花背对着我
面向太阳
好不容易迎面相望
葵花丛中
飞来一只蜂子
它绕着我飞来飞去
似乎告诉我这些葵花的归宿
葵花也永远不会
主动面对我
《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
抒情诗流行的时候
他喜欢叙事诗
用小说的语言
写了大量故事
口语诗泛滥的时候
他喜欢抒情诗
没日没夜地滥情
弄得自己灰头土脸
后来流行方言
一次座谈会上
他第一个发言
他是四川人
第一句当然是老子
结果重重挨了一巴掌

《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
忙着打点行装
却忘了锅里的洋芋
已烧焦了
流着黑黑的汁
像沙漠里的蜥蜴
忙着处理锅里的事情
却忘了车票的钟点
到了车站车已走了
所有的人显得多余
我是最典型的
《在流放地》
有人在造绞刑架
卡夫卡在哭泣
无力用双手拒绝绳子
行云在出走
流水面向蓝天
也流向大海
有人在造绞刑架
没有一颗螺丝钉是无辜的
即便是被迫钉上去的
野鸭们伸长脖子
以满足嗜血的习性
而卡夫卡在哭泣
在流放地
他想推倒长城
却被一块掉下来的破砖
砸烂了脑袋
《老情书》
没事可干
只能想你
没啥可想
只能想你的眼睛
闪光的
不是你
清亮的
也不是
你是浑浊的一对
让我看不清后面有什么
干脆不想了
去想乳房
结果发现
蔫掉了
或者说
正在枯萎


《老情书》
我们走过的路
可以用斤两计算
我们知道它的重量
从不知道什么结果
我们走过的桥
可以用大小计算
那垮掉的
都是特别巨大的
我通向你
走了一座小桥
《对等的爱》
她把头枕在你的肩上
你挽着她的腰
她哈了一口长气
你扶住她的腰
她说生活啊爱情啊
真没意思啊
你抱住她的腰
后来她溃散了
你像堤坝
护着她的腰
《帽子——再给迪克·格鲁珀》
曾经写过一首
把帽子挂在哪儿
现在想了起来
那顶悬空的帽子
还在飘浮
没有着落的痛苦
和得到后的满足
相互照应
帽子空空地
等着一只脑袋
把它填满
我也等着
虽然我不是
那顶悬空的帽子
也不是断线的风筝
可我总是想着有一只手
把我攥紧,永不
松开
《你有这样的心境吗》
雨下得太大了
暴雨倾盆不足以
形容这场雨的长度
宽度、密度和深度
我站在雨中
整理着流变的思绪
偶尔看看脚下的水流
把废纸和树叶

带走



作者简介:

吴大康:安康市政协副主席、民盟安康市委会主委

http://www.ankang.gov.cn/Content-96734.html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